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天魔女发出“《前出师表》大诅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忍者五行遁术是日本忍术中的最神秘手段,到近代几乎失传,叶天没想到青龙竟然擅长这种“土遁术”。至于俄制“黑银”超级计算机组,则是俄罗斯科学家为了对抗美国“深蓝超脑”系列而研制开发的,着重于密码破译,当世无敌。

    天魔女的神色突然变了,倏地向前冲近,身后幻化出一连串白色的魅影。她向石壁内的青龙出手,但青龙在毫无预兆之下,身体三处部位露出了粗大的机枪枪管,随即喷射出三条火舌,“哒哒哒”的子弹速射声不绝于耳。

    叶天也飞掠出去,及时地接下了倒翻回来的天魔女。不过,天魔女已经腰部中弹,血染半身。

    “你还好吗?”他问。

    天魔女脸色苍白,挣扎着起身,慢慢盘膝坐定,双掌按住了膝头。

    “这是最后的一战,我忽然顿悟了生命的意义。”她说。

    沉默许久的小彩忽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大步走向天魔女,在她身前三步之处站定。

    “你笑什么?”天魔女问。

    “我笑你刚刚的话完全说错了,不是顿悟,世界上也从没有什么顿悟之事,只是因为上天的神谕总在该来的时候来,让你听到、看到、想到、感觉到。你以为身在囚龙之渊内苦修是为了等来顿悟的一刻吗?错了,错了,错了……你的存在,不过是用生命写就一个‘守’字,看那里——”小彩向右前方指着。

    完全静止的虚空之内,慢慢浮现出一个五米见方的篆体“守”字。字是黑色的,笔画沉重凝滞,虽然看不见纸笔,却给人以“力透纸背”的巨大震撼力。

    叶天可以发誓,那个字原先绝对是不存在的。

    “你如何知道?”天魔女。

    “我如何不知道?”小彩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小小的唇紧抿着,如两片苍白的玉。

    “轰、轰”两声,平台地动山摇,像是要崩缺坍塌一样。平台之外那虚空世界也跟着大幅度震颤,“守”字也摇晃飘荡,久久不止。

    “你……是……谁?”天魔女颤声问。

    小彩轻轻回答:“今日之前,我不知自己是谁,只以为像几万万浑浑噩噩的中国人一样,出生、长大、死亡,完成简单的轮回。现在,我知道了,神谕告诉我,我是‘攻’。”

    不等她抬手指,左前方也出现了一个篆体“攻”字,与先前的“守”字同一笔体。

    天魔女回应:“我获得的启迪是,天攻、地守、人间雄三才毕集,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你呢?”

    小彩点点头:“没错,我也明白这一点,但我们到了,第三个人呢?”

    她下意识地回头望着叶天,眼神中的含义表露无遗,肯定是希望他就是“人间雄”。

    叶天无法逃避小彩眼中热切的希冀,但他又不能自欺欺人,只好满含歉意地摇头。

    “看那条龙——”司空摘星吃惊过度,竟然忘掉了站在面前的个个都是敌人,单手指着“守、攻”二字的中央。那里果然凌空出现了一条龙,但却是由无数白色的光斑组成,龙头向东,龙尾向西,悍勇之势,呼之欲出。龙的体积超过空中的任何一件物品,长度至少有五十米开外,在它面前,人人都觉得渺小到极点。

    “守,就是守护它,让它继续沉睡,永远都不要苏醒。”天魔女沉思着说。她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足以杀死二十名普通人的枪弹并没有重创她的身体,而是被弹指间化解。

    小彩高昂着头,眼神中充满无畏无惧:“攻,就是攻击它乃至它生长的巢穴,连根拔起,不留余患。”

    “我们已经没有退后的余地了,除了同归于尽,别无选择。”天魔女站起来。

    小彩斩钉截铁地回应:“没错,天命如此,我们只能那样做。”

    那条龙仿佛正处于慢慢苏醒的过程中,每一个光斑都在缓缓扩张,充满了惊涛拍岸般的巨大杀机。虚空之中物体虽多,但只有那条龙是唯一的主角。

    “龙醒之日,就是世界毁灭之时。”天魔女又一次开口了,并且转身望着叶天,“请原谅我,一直没有好好照顾过你,只是因为炼蛊师的使命是一出生就注定的。我遇到你父亲时,每个人肩上都担负着无法推卸的使命。他理解我,我也理解他。作为长江矩阵的‘零号’,他必须要为国家和人民负责,无法顾及到儿女情长的事。而我,则是上一代天魔女钦点的接班人,必须牢牢地守住囚龙之渊——”

    “长江零号?沃夫子?”司空摘星骇然叫起来。

    没人理会他,被他用短枪指着的方纯沉默如雕像,远眺着虚空中的怒龙。

    叶天的心骤然一痛,心上那道结痂已久的伤疤被骤然揭开,鲜血汩汩流淌。他曾经偷偷地怨恨过自己的父母,那些恨如同一颗跌入蚌壳里的沙粒,虽然在天长日久的滋养孕育中成为耀眼的珍珠,但核心里那一点点痛却永远存在,无法泯灭。

    “你恨过我吗?”天魔女问。

    叶天点点头,又摇摇头。进入长江矩阵之时,他已经看过沃夫子的绝密档案,正是因为父亲在追查超级武器的过程中出事,他才毅然决定加入组织,继承沃夫子的遗志。

    “你们是对的,人不可能失去信仰,为信仰而献身,才是人间至道。不只是你们,任何时代,都必须有这样的人成为乱世下的中流砥柱,才能推动社会向前发展。换成是我,也会这样做。”叶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着面对自己的母亲。

    “那么,我们未完成的事业就要——”天魔女按住小彩的肩,冷涩的语调中忽然增添了湿润的暖意,“靠你们去完成了!”

    “糟了!”方纯陡然叫起来。

    刹那间,地面横向一字型开裂,现出一条二十米长、两米宽的鸿沟,深不见底,寒气森森,把她、司空摘星单独隔到了另一边。

    “他奶奶的,他奶奶的,这是干什么?”司空摘星吃惊地向旁边跳开,手一颤,短枪脱手,在地上弹跳了一下,落入鸿沟之内。

    “这是青龙的乾坤裂地术,他是北海道日本大忍者川岛千杀的弟子,擅长五行遁术。我早就预料到,他会借土遁潜入囚龙之渊的最深处,引爆炸弹,毁灭镇压怒龙的十世之塔。塔崩,则怒龙挣脱枷锁,一飞冲天——”

    天魔女话犹未尽,另一条同样的鸿沟出现,与第一条十字交叉,把小彩分割了出去,而她则与叶天站在一起。

    叶天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忽然读到了一行汉隶文字:“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那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事家诸葛亮的《前出师表》开篇文字,每个字都有一米见方,犹如一把把锤子,依次敲击在怒龙身上。

    天魔女靠近叶天,急促地说:“这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孩子,你要活着出去,记住,乱战之中的……赤色吊索,那是唯一的生路……”

    只说到这里,整个平台的大崩塌就开始了。

    叶天脚下的石壁四分五裂,所有人随即与石块一起下坠。百忙中,他纵身跳跃,到了方纯身边。

    “这次死定了!”方纯苦笑着大叫。

    “赤色吊索——”叶天记住了天魔女那句话,并且于乱石翻飞中,迅速找到了那条从天垂下的赤色锁链。

    “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虚空中的文字继续出现,字迹渐渐盖住了怒龙。

    “这是我的最后一战,青天厚土,白云苍狗,见证我最后一个诅咒,那就是以诸葛前辈之高瞻远瞩、博学胆识为骨架,以诸葛黄氏无所不晓、无所不包之心胸为羽翼,搭二十八宿穿云箭,射杀怒龙,平天下波涛……我,叶门庞氏,燃尽生命,最后一搏……”天魔女疾旋起来,长袖飘摆,凌空飞舞,仿佛散花的天女。

    “嗡”地一声,叶天感觉到空气发生了一次骤然震颤,隐没在石壁中的青龙也随着石壁崩塌而重新出现,踏足在一块八角形巨石上,双手高擎着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借着身体下坠之势,砸向天魔女。

    叶天拖着方纯迂回向右,及时地抓住了赤色锁链,一下止住了下坠之势。

    “去救她!”方纯大叫。

    话虽这样说,但她与叶天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身难保。

    天魔女身体横向飘出,左臂在石头上一按,向上弹升,身体四周瞬间出现了一层五彩的壁障。叶天仔细看,那是一层由无数彩色甲虫指爪勾连而形成的臃肿铠甲,当天魔女靠近青龙时,甲虫一散一合,将两人一起包裹其中。

    “好了,可是——”方纯只说了四个字,铠甲便嘭地一声炸裂开来,天魔女直线倒飞,后背撞到石头,当场吐血。

    “还有多少蛊虫?尽管放出来吧,我接得下!”青龙狂妄地大叫。

    空气震颤的频率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叶天预感到即将有更大的异变发生,只能抓紧赤索,搂紧方纯的腰,拼命支撑着。满天满地都是崩飞的碎石和弥漫的石屑,他的额头和两腮都被擦伤,只能咬牙忍耐。

    天魔女张开双臂,仰天怒号:“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