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立在休息站的商场里,顾陌城空前无措:

    天寒地冻的,赶了一整天的路,腿都快走断了,好不容易想吃点热乎饭,她竟然买不起!

    风尘仆仆的她蓬头垢面,裹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军绿外套,脚下刻着岁月痕迹的老式皮靴上满是尘土和泥巴,后背上还背着个同样难看的双肩包……

    一切细节都在指出同一个事实:

    她特别穷!

    这个休息站位于三个大城市的交汇处,往来车流十分密集,中途下来休息的客人也非常多,因此休息站内生意也格外的好,许多包子、馅儿饼、烤肠之类吃起来方便快捷的食物不等出锅就已经被人订完了,手脚慢一点根本抢不到。

    顾陌城站在这个单根标价五块钱的玉米棒子摊位前已经十多分钟了,又是这副形象,关键光看不买,因此极大的影响大了摊主的生意。

    “走走走,到别处站着去,”肥头大耳的老板终于不耐烦,挥舞着不锈钢夹子喝道,下一秒却又热情洋溢的朝另一波涌入的旅客们吆喝,“热乎乎香喷喷的粘棒子啊,五块钱一个,五块钱一个啦,美女你不来一个?低热量,吃了养颜美容!”

    眼看那夹子都快戳到自己脸上去了,顾陌城只好后退一步,结果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人。

    “爸你没事儿吧,哎干什么呢你!”

    一道粗嗓门瞬间在耳边炸起,震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顾陌城转身一看,原来是自己不小心踩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子,他的儿子不乐意了。

    这位四十岁上下的儿子膀大腰圆,胳膊比顾陌城的大腿还粗,大冬天光着一颗亮闪闪的脑袋,脖子上挂的金光璀璨大链子更是昭示了他是多么的……有钱!

    已经快要饿昏了的顾陌城登时双眼亮起,活似见到了财神,心里顿时就像是生出了十只八只的小手,挠的她心痒难耐,简直恨不得当街把人剥了换玉米棒子吃。

    “对不起,我没看见,不知道背后有人。”

    男人似乎气性格外大,猛地扬起眉毛,又要发难。

    “阿武,”老爷子在一名中年美妇的搀扶下站稳了身子,非常和气的对自家儿子说,“不要难为人家,我没事。”

    阿武先生外貌虽凶悍,但似乎真的非常孝顺,老爷子一开口,他马上就闭嘴了,又快步走过去上上下下的检查一遍,确定没问题了才作罢。

    转身离开的时候,老爷子甚至还很好脾气的冲顾陌城笑了下,顾陌城一愣,也干巴巴的笑了笑。

    面色白里透青,嘴唇发紫,一开口更是明显底气不足……

    只一个照面,她就能判断出老爷子得了挺严重的病,就算是用上他们门派的秘药,也撑不了几年。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自己想给,不认不识的,人家还不一定敢用呢!

    正当她缩在墙角纠结该如何挖到自己下山后的第一桶金,才能保证自己去见师兄时不那么落魄时,那一行人径直去了东面的餐厅。阿武先生豪气干云的点了一大桌子菜,就是老爷子的表情有点不赞同,似乎在责备儿子不该这么铺张。

    不不不,不铺张,吃不完给我啊!

    闻着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香味,顾陌城忍不住吞吞口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边,觉得胃部的灼痛感更加强烈了。

    饿饿饿,要饿死了!

    不管事前还是事后,不管贫穷还是富裕,顾陌城都可以问心无愧的发誓说她绝对没有诅咒任何人,比如说那位刚对自己释放过善意的老爷子。

    老爷子刚喝了杯热茶,夹菜的筷子还在半空中的,突然就呼吸急促起来,一张惨白的脸瞬间涨的青紫,僵硬着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所有人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周围先是一滞,等弄明白刚发生了什么事之后,邻桌的几位女士就尖着嗓子跳了起来,紧接着骚乱就像海浪一样,从事发中心地朝外扩散开来。

    阿武先生也被这种突发状况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