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重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嗷~嗷呜!

    午夜,一匹饿狼站在丛林深处仰天咆哮。

    闻声,坐在地上的女人神情微微一怔,目光清冷地看着面前的火堆。

    八岁以后她便没在笑过,用了十年时间成为父亲的左右手,罂谷赫赫有名的大小姐。

    “大小姐,好像……不太对劲!”

    每次听到大小姐这三个字,小诗都觉得十分讽刺,她不过是父亲的私生女,在家除了父亲没有人喊过她的名字,后母一直叫她贱人。

    小诗还没站起身便听到不远处传来咔嚓声……

    这声音,像极了军靴踩在灌丛林时,树枝被折断发出的声响。

    “不好,有埋伏。”小诗语言未落……

    一颗子弹打中她的眉心,不偏不倚。

    身体朝后重重落地,仰望夜空,那颗最亮的星星一闪一闪。

    “妈妈……”

    “小诗你要记住……”耳畔传来母亲的声音。

    十年前母亲被人下毒害死,临终时紧紧住着她的手,一字一句艰难地说:“山里的饿狼并不可怕,在这世上,最可怕的是披着人皮的狼。”

    为了替母亲报仇,她忍辱负重十年,父亲答应她,只要走完这趟货,那个狠毒的女人便随她处置。

    “碰……”枪声越来越响,军靴的声音越来越近。

    穿着军靴的男人走到小诗身边停了下来,他的手很大,有些粗糙,捏着她的双颊动作十分粗鲁。

    “没想到毒枭的女儿还有几分姿色,可惜,就这么死了。”

    小诗在道上混了七年,单凭说话的口音就能辨别出对方的身份,她已经确定,这些人不是正规军,而是……雇佣兵。

    她曾听罂谷的老人说过,非自然死亡的人,死后灵魂会停留在肉.体七分钟。

    在这七分钟,死去的人可以回忆过往,可以听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

    胯骨往下一寸冰冰凉凉,突然刺痛了一下,她感觉疼的时候,一股带着凉意的液体被注入体内。

    本能反应有人给她打针,很有可能打的是毒针。

    不行!她不能沾毒品,绝对不能。

    “滚开!不要碰我!”

    她的嗓子怎么哑了,这公鸭嗓听起来可真刺耳,感觉就像是雌雄共体的人妖。

    “施琅同学你能安静一点吗?刚刚我给你打了止痛针,稍作休息就没事了。”温柔甜美的声音稍带一丝不满,但她听起来,犹如那柳絮拂面,丝丝痒痒。

    光线很强,一双丹凤眼不停地眨了两下,下一秒……

    “啊!”

    公鸭嗓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尖叫过后,头痛剧烈,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中。

    重叠,碰撞,最后融合。

    小诗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脑子里的记忆有些混乱,大致情况还是很清楚。

    一位老太太不满儿媳生下女娃,花了很多钱讨来一个秘方,非要把女娃变成孙子。

    直到三年前老太太去世,女孩停止服药,原本平坦的地方开始发育,痛苦开始蔓延。

    睁开双目,看着天花板不再惊讶,开口试着说话。

    “从今以后!再无小诗!只有施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