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生死(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婵衣觉得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浑身湿漉漉透着心的冷,北风一吹,浸湿的衣裳立即凝成一层薄冰,更是冻得她瑟瑟发抖。

    耳边传来大丫鬟思琪的声音,“七奶奶,您别怨恨奴婢,也别倔着性子,还是说了吧,早些说了早些去地府投个好胎,您两位兄长会陪着您,黄泉路上也省的您寂寞。”

    卖主求荣的贱婢!婵衣忍不住怒骂挣扎,怎奈被两双有力的大手按着头载在湖中,一开口便涌进一大口湖水,胸腔之中的空气被挤压出去,胸口闷痛似乎要炸开。

    就在她即将撑不住下一刻便会窒息而死的时候,整个人被拉出了湖面,她不由的大口大口呼吸着,压制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让她呼吸的时间却一次比一次短。

    “七奶奶这又是何苦呢,”思琪看她这副狼狈的样子,脸上露出怜悯的神色,“您早说了便不必受这罪,奴婢也好过跟着您在一旁挨冻。”

    婵衣冷冷一笑,将口中含着的水喷到她脸上,“你个贱婢,枉我平日里对你那么宽容,竟然勾结娴衣那个贱人来害我,你不得好死,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思琪见她冷笑便往后退了一步,可惜仍旧没能躲过去,被那口水喷了满满一身,脸色顿时冷下来。

    “七奶奶可怨不着奴婢,奴婢一早便跟七奶奶说过要识时务,可是七奶奶你做的那些事情,桩桩件件都是把自个儿往绝路上逼的,你当初若是不破坏四姑***婚事,不鼓动二爷弹劾三王爷,也不会逼的四姑奶奶与三王爷联手来对付你们兄妹,你也不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婵衣睁大眼睛,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嘴,诚伯候府的婚事是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为了自己订下的,娴衣想取她代之,却不看看她庶出的身份,侯府怎么可能会要一个庶女做媳妇。

    二哥弹劾三王爷那是因为三王爷自从封王之后便到处惹是生非,二哥不过是尽了御史言官的本份罢了,怎会是她怂恿,当真可笑。

    婵衣心中明白这些不过是个由头,倘若不是三王爷夺嫡逼宫,而恰好只有她一人知晓能够调动半个皇城燕云骑的燕云令的下落,只怕这些由头都不需要她便会被灭口。

    她懒得与卖主求荣的贱婢争辩,嘲讽的看了思琪一眼,再不说话。

    思琪恨得牙痒,直想抽她几个耳光,让她赶快将那令牌的下落说出来,见她这般作态忍不住扬手,她又被按进碧湖之中。

    此时的碧湖四处结着冰,为了折磨她好逼她说出燕云令的下落,几个婆子硬是将冻得厚厚的冰层凿开,她就被按入凿开的冰层之下冷的彻骨的湖水中。

    耳边传来匆忙的脚步声,眼睛看不到听觉便灵敏了起来,婵衣感觉到周围的下人似乎在对刚到的那人行礼。

    婵衣努力想抬起头,想看清眼前的人,却被死死的按着,动不能动,她用尽力气想摆脱身上的四只手,只可惜娇养惯了的身子又怎么敌得过天天做苦力的粗使婆子那一身的力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