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3章 消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是,太疼了!

    这是婵衣两辈子加起来,头一回生孩子,之前看谢霏云跟颜黛生产,她纵然是全程守着的,可到底不是自己生,便是体会也体会不到,这一回自己亲自生,才知道艰难。

    死死的咬住牙,她不敢让力气泄了,一张脸布满了虚汗,神情狰狞没有半分美感,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美不美的了,将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是她此刻唯一的期盼。

    “晚晚,你怎么样?怎么样?疼的很厉害?别咬唇,你咬我,咬我胳膊,不怕不怕,我在这里,我陪着你,你别怕……”楚少渊唠唠叨叨没个重点,看见她难受成这样,他也抓心挠肝的难受,他只恨自己不能代她受过。

    婵衣痛极了,听见他絮叨,又忍不住想笑,但她这么一笑,便更觉得疼痛难忍。

    头一胎总是难生,她只开产道便开了足足有三四个时辰,从中午开始发作,一直到了晚上都没能顺利生产出来,不止是她觉得精疲力尽,就是楚少渊脸上的气色也有些不好。

    婵衣还撑着力气吃了些细软的粥进腹,而楚少渊却是半口都吃不进去,他不知道婵衣这样算不算正常,问产婆,产婆只说没开好产道,不好生产,他心急如焚,握着婵衣的手不停地发颤,他后悔极了,早知道她会这么难受,当初就不应该顺了她的意。

    折腾了小半夜,终于开了产道,婵衣也没力气了,锦屏忙端进来早准备好的红糖鸡蛋,一勺一勺的喂给婵衣吃,吃饱了,才好使劲。

    婵衣也清楚这一点,她便是吃不下也强硬塞进口里咽了,整个人出了一层又一层密实的汗,身上中衣、身下床单也换了两次,她几乎将这辈子的狼狈都在今天出了,而且还都被楚少渊看进了眼中。

    躺在床上,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产婆一边儿给她揉按着肚子,一边儿低头检查,直到她感到一阵湿热从腿根处往外涌,就听产婆欣喜的喊道:“羊水破了,娘娘,您听老身的话,深吸气再吐气,慢慢儿的,老身让您用力您再用力!”

    紧紧咬着牙,婵衣自己虽然头一次生,却也知道羊水破了便表示孩子马上就能出来了,她闭上眼睛耳边听着产婆的话,跟着产婆的叫喊声慢慢儿的使着力气。

    楚少渊看见婵衣闭上眼睛,心惊肉跳的在一边慌乱起来,“晚晚,你再忍忍,马上就好了,你别睡,别睡过去!你们,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将孩子弄出来!”

    婵衣哭笑不得的睁开眼,瞪他一眼,“你闭嘴!往边儿上站站,别碍事!”

    她这句话是一屋子的下人跟几个产婆想说的。

    “好好好,我往边儿上靠,你别急别急!”楚少渊蹲在床头久了,猛地站起来,有些犯头晕。

    有那有眼色的宫人连忙上前搀扶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低声问他要不要吃些东西,楚少渊轻轻扫她一眼,那眼神里的寒意,几乎要将宫人的血液都冻起来。

    “皇后生产,朕不能造杀孽,但你记住,别让朕再看见你!”楚少渊这句话压得很低,在一室的鼎沸人声当中,几乎轻的听不到,但却精准无误的让宫人呆滞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淡淡的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随着产婆一声声的,“快了快了”、“已经看见头了”、“娘娘再用力些”、“再加把劲儿”、“出来了出来了”的话语声中,孩子终于生了出来,红通通满是褶皱的屁股上挨了一下,便大声啼哭了出来。

    婵衣脱力的大口喘着粗气,她闭上眼睛像是过了一瞬间,又觉得是过了挺久的,就感觉到手指被人轻轻拨动,转头往过看,只看见楚少渊凑上来的那张写满了揪心的脸,脸上不知是冷汗还是眼泪,将一张脸湿透了,眼睛通红,拨动着她手指的手不停的发颤。

    “你这是怎么了?”她吃惊的看着他,忽而想到什么,忙撑起胳膊,“孩子……孩子!”

    “别急!孩子好好儿的!”楚少渊立即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将孩子抱过来!”

    锦屏忙把刚将一身血污给洗干净的婴孩捧到她面前,“娘娘生了个很漂亮的小郎君!”

    婵衣提起的心终于放下去,轻轻碰了碰小家伙红红的小手,笑着骂道:“你这个臭小子!”又转过头来,轻唤楚少渊,“意舒,你瞧他,刚才还哭,现在又笑了。”

    楚少渊含糊着“嗯”了一声,目光却没落到孩子身上,反而一直盯着婵衣,“累了吧,一天一夜没合眼,赶紧睡吧,我陪着你。”

    婵衣撑不住困意,点了点头立即便睡着了。

    “将孩子抱走,别杵在朕跟前!”楚少渊在婵衣睡着之后,脸色立即冷了下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皇上这个新晋的爹,有些不太喜欢他刚出世的儿子。

    等婵衣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窗外依旧是黑沉沉的一片,略一转头,便看见楚少渊坐在她的身边,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眼底的黑青特别重。

    “要不要喝水?”楚少渊边问她,边伸手将水倒在杯子里,扶着她起身喂她水喝。

    婵衣嗓子里发干,就着他的手喝了足足一大杯,抬眼看着他,“你怎么这样没精神?反倒像是你生了孩子似得。”后头那句是调侃他的话,却让楚少渊眼睛里慢慢起了湿意。

    他将头埋进婵衣的肩颈里,“晚晚,你吓着我了。”

    “你怎么胆子这样小?”婵衣好笑的轻抚着他的背,一下一下温柔顺毛,“我就说不让你进产房来,你偏要拧着性子,现在被吓着了,反怨起我来,你说你有没有道理?”

    楚少渊不应,只管抱着她不肯松手。

    “好了!孩子呢?抱过来给我瞧瞧,刚生下来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婵衣笑着轻推他。

    埋在婵衣肩颈里的楚少渊脸上有些不高兴,但不过片刻,就收敛了这样的情绪,唤了人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