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凌寒:在机场等一艘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约是心里没底,所以洗澡的时候我放慢了速度,一个劲儿地搓啊搓,但是又不敢在浴室里待太久,怕蒸汽太足晕倒了,所以我只能选择认命乖乖出去,前脚刚踏出浴室,南源便上来叫我,嘟哝说,“以为你还在洗呢,吓死我了,叫你也没声音。”

    我拿毛巾擦头发,有点心虚,虽然我刚真的没听见他叫我,但是他的关心让我心虚,不知所措,“有点闷热,洗个澡舒服些。可能水声太大了,没听见你喊我。”我扬眉说,“饭做好了?”

    “快乐,给你炖着汤呢,就快好了。”南源走上前,夺走我手里的毛巾,扶着我坐到梳妆台前,非常自然地帮我擦头发,擦干了再用吹风机,之前也做过几次,我不太好意思,但他坚持,说这是体现男友力的时候,让我给机会。但今天,我真的不愿意。

    我撤走了毛巾,笑说,“你下去看看汤,我自己吹,吹好了就下去。”

    南源抿抿嘴,似乎没发现我的不悦,“成,你下来的时候小心点,不要穿拖鞋,楼梯上危险,或者你叫我一声,我来牵你。你现在是国宝,我妈叮嘱了,你去哪儿都得跟着,一点闪失都不许有。”

    其实明明是感动人让人动容的话,但今天,这个时候,落入我耳中的,却是无奈尴尬。他和他家人对我越好,我心里的负担就越重,让我无所适从,每一个纠结和犹豫背后,都是深深的抱歉。

    “好,知道了。”

    南源拍了拍我肩膀,一溜烟跑下楼,我抓着毛巾拧干头发,擦了几下就没耐心了,把毛巾裹在头上吸水,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发呆。我看着镜子里刚洗完澡的自己,皮肤干净白皙,怀孕过后没有用护肤品,也不需要化妆,但皮肤状态似乎更好了些,可能是南源家伙食好的缘故。

    我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我已经二十六岁了,从十六岁离家出走到如今二十六岁,整整十年的光阴,我从那个带着一身倔强但天真烂漫的山村丫头变成今天这个尝尽尘世悲欢离合人情冷暖的女人,不得不说,时间的刻刀在我身上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痕迹。回首过往的一切,宛若梦一场。

    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我清楚自己不要什么。所以当我发现乔江林的成功背后踩着杜威和林茵的死,踩着叶琛的痛苦,也踩着他自己的婚姻和青春时,我知道自己没办法承受那么重的胜利。对我来说,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爱我的男人,一双可爱的儿女。倘若可以,我愿意洗手作羹汤相夫教子。

    若是为了钱,这些年想包养的我男人,我随便挑两个,足够我衣食无忧风光生活。但遇上乔江林,我固执的不要钱,我要情分,而人总是这样,越是希望,越是失望。乔江林能给我一大笔钱,却给不了我要的情。我确信这些年,他对我是动情的,可不够,不够软化他的仇恨,不够弥补杜威和飘飘的死,不够让我做千夫所指的女人也要呆在他身边。

    他甚至让我觉得可怕,觉得难以靠近,像一块寒冰,永远暖不化,真是越是贴近他,越是叫我心寒。

    离开的这半年,我很少想他,但我清楚,我怕仍然没有忘记。倘若忘记了,倘若不在乎了,倘若不想等了,这半年的每一个时刻,我都可以答应南源在一起。都说女人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结婚最好,可我的宿命握在上天手里,永远逃不掉。

    我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只是我不愿意承认。

    想着想着,我就哽咽了,眼前一片朦胧,我赶紧擦干了头发,换了身衣裳准备下楼。倘若往后的人生没了乔江林,南源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呢,我太苛求自己,太专心致志,兴许我给南源多一点关注,我会发现不同呢?

    下楼后,南源已经准备好了餐桌,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盛汤,颇有点家庭妇男的意思,我脚步轻,他没发现我下来了,站在厨房门口看他忙碌的样子,我嘴角不禁上扬,心想这样也挺好的。

    炖锅太烫了,他却直接伸手去端,结果刚碰到锅耳朵就被烫得跳起来,捏着耳朵哎呀哎呀地叫,在厨房里乱窜,这才发现我站在门口,他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笑道,“什么时候下来的?我都没听见声音!”

    “刚来,看你做饭的样子。”

    南源骄傲地扬眉,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怎么样?帅吧!”

    我歪歪脑袋,不吝赞赏说,“似乎还不错。”

    “那是,小爷我很少出手,一出手必然艳惊四座,哎,你想先去坐下等我,我把汤端上来就可以开饭了!”

    “好。”

    我回到餐厅,长桌上只准备了两幅餐具,中间摆着蜡烛和玫瑰,花瓣上还滴着水,假装是新鲜的露珠,自己家里种的玫瑰,一点也不比市面上的差,南源说每年葡萄酒酿好后,就要准备做玫瑰蜜玫瑰酱什么的,还会泡一些玫瑰酒,美容养颜,他母亲一直在喝,保证青春永驻。不得不说,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菜色是简单家常的五菜一汤,有酸辣土豆丝,花雕猪肝,陈皮牛柳,香煎鳕鱼以及野生鲫鱼汤,,酸辣土豆丝我的最爱,南源做得也还不错,他刀工好,土豆丝切得粗细均匀,加上青椒丝和野山椒一起炒,酸辣中带着脆爽,特别可口。

    他把餐厅的大灯关了,留下一盏小灯,再点燃中间的蜡烛,一屋子烛光影影绰绰,格外浪漫,而中间的玫瑰点缀着馨香,特别情调。

    “明明是中餐,咱们俩却吃出来西餐的感觉。”我笑说。

    南源坐在我对面,笑道,“这样不是有请凋些么?方便我的其他目的不是?”

    我捏着筷子怔了怔,看了南源一眼,他镇定自若,但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细的汗水,心里紧张吧,“方便你什么目的?”

    南源搁下筷子,扯了桌上的纸巾擦手,然后起身走向厨房,不忘回头跟我说,“你先吃着,等我会儿,我马上出来!”

    我夹了一快牛肉在嘴里细细嚼碎,又喝完了一碗鱼汤,南源还没来。

    大约两分钟过后,他才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的西餐盘子,而盘子中央是一个盒子。烛光下,他慢慢走向我,越老越近,我清楚地看见盘子中央是一个小巧的蓝色丝绒布面盒子。这一天,我一点凑不意外。

    他走到我身边,拉开旁边的椅子挪出位置,把盘子房子桌上,我眼睛看着盒子时,他已经单膝跪在我脚下,伸手拿走了盒子打开,一枚钻戒躺在里头,他把盒子递到我面前,深情款款又郑重其事地看着我的眼睛,我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但他反手握住我的手,我抽也抽不开,他抓得紧紧的,面上带着笑,“凌寒,我们认识几年了,你知道吗?”

    我没说话,烛光下他的脸被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柔和中带着阳刚,他说,“似乎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但认识你,又好像是在昨天。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你,怎么说呢,长得漂亮,身材好,但是脾气不好,对我还特别凶,重点是对我呼来喝去的我还没办法拒绝,要是别的女人,我早就——————可偏偏对你,我是毫无办法,只能乖乖听话,被你使唤也心甘情愿。虽然你在夜总会做事,但是我知道你善良,你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你身上好像有一束光,特别明媚,和你在一起的人会不自觉被你感染,被你打动。”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笑,特别好看,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给俘虏了,当时我还怀疑自己脑袋秀逗了,我还想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但后来,当我知道你的事情越多,知道你的过去越多,我就越心疼你,其实我早就想带你走了,但我知道,如果不是你主动要走,谁都撵不走你,而我,就选择了默默跟在你身边,在你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让你知道,无论如何,你都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南源抽了抽鼻子,有点酸涩,眼睛里晶莹剔透的,是泪光闪闪,他低头看着我的手,故作轻松的语气,“把你带来我家,我其实是有私心的,我想让你知道,在我家里,我家人都很好,你期盼和需要饿家庭的温馨,我能给你,你要的一心一意的爱,我也能给你。我知道,其实你是个特别纯粹的女人,真的,你要的东西很简单,但是这份简单,他不能给你。我能。可我不知道,我给你的,是不是想要?”

    “你跟我来这里半年了,整整半年,我们的谈话里从来没有提及过他,但我知道,你还没忘,而且,潜意识里,你还在等他对不对?凌寒,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还在等他。每次我看见你在露台上看书,一个人摸着肚子发呆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无能为力,我真的很想抱一抱你,告诉你不要想他,我在你身边,我可以给你他不能给你的,但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怕被你拒绝。虽然每次表白求婚你都一个态度,但我舍不得放弃,我觉得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只要时间足够长,你一定会看到我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