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西北南赵番外(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月黑风高夜,杀人埋尸时。

    聊城最热闹的街市,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街市中心,有一处宅子,宅前红灯高挂,嘤嘤燕语,好不热闹。

    宅子屋顶上,两条黑影悄无声息的蹲下。

    “师妹,这样行吗?”

    “师姐,莫非你要退缩?”

    “可是,这样终归是不好的。”

    “师姐,你忘了你从前天天这样的?”

    “可从前是从前,现在咱们都已经……”

    “师姐,这事不分从前,现在,就是到了七老八十,也可以。”

    “这……”

    “别犹豫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好吧,听你的。”

    两人对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将身下的瓦片轻轻揭开。

    片刻后,屋里的景致就这么呈现在眼前。两人看得倒吸一口凉气,抬头又对视一眼,随即再往下看。

    就在两人撅着屁股,把头往下伸时,屋檐的一角,不知何时飞上来两个男子。

    其中一个身形晃了晃,一脸害怕的样子。

    另一个稳稳的扶住了,大手轻轻将他一提,两人悄无声息的趴了下去,抬起头,露出四只明晃晃的眼睛。

    “妹夫,快扶着我,我有点头晕。”

    “姐夫,你稳着点,别弄出动静来。”

    “妹夫,她们俩个怎么爬上来的?”

    “你家那位……以前爬惯了的。”

    ……

    那厢边,两个女人显然被屋里的场面,吸引住了,对身后的动静一无所知,甚至还不知死活的评头论足。

    声音渐渐平息。两人一脸的意犹未尽,轻手轻脚的把瓦一片片放好,然后给了对方一个忧伤的表情,同时坐了下来,深深的吸进一口气。

    “师姐,你家那位对你也没了那啥吗?”

    红衣女子眸色一暗,红唇微微嘟起。

    那日她穿了一件师妹亲手做的裙子,那裙子……有点短。

    她羞羞涩涩的往男人书房一站,半天他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然后若无其事的低下了头。

    妈蛋,他竟然视而不见。

    “何止没有**,他现在连看我一眼都嫌多余,整天摆弄那些个画,我就是……他都没反应啊。师姐啊,你说是不是因为我老了,容颜不在了,所以他才……”

    “师姐,别瞎说,你才不老呢,我就没见过比你还好看的人。”

    “师妹,也就你夸我,他现在都……哎……你怎么样?”

    被称为师妹的黄衣女子,挑眉摇了摇头,一声哀叹,叹得荡气回肠,百转千回。

    那日子时,她莫名醒来,看着男人依旧妖孽般的俊脸,小腹涌上一股热流。

    然后,她就厚颜无耻的把小手伸了过去……竟然他没有反应,依旧睡得香甜。

    简直是头猪,猪都比他反应快。

    于是,她厚着脸皮把人摇醒,嘟起红唇,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道:“师弟……咱们……”

    男人眯缝着眼睛,看都没看她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末了还抛来了一句,“睡吧,瞎折腾什么?”

    她瞬间被淋了一盆冷水,整个透心凉啊!

    “哎,一言难尽啊。好像也没有当初勇猛了,你说他会不会有外遇了啊。”

    “外遇是什么东东?”红衣女子有些不明就里。

    “这……外遇就是有其他女人。”

    “师弟不像是这种人啊,他对你痴心一片,倒是我们家的那个,可能真的遇上了。”

    红衣女子脸上有些黯然。

    男人整天摆弄那些仕女画,画上的女人千娇百媚,身段妖娆,勾着他的心。

    不等她多想,黄衣女子叹道,“师姐,人心是会变的,师弟以前对我痴心一片,不代表现在也痴心一片。万一他看中了一个,比我长得年轻,又好看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痴心这个玩艺,说白了就是青Chun期男女荷尔蒙的分泌。

    世上不都说吗,婚姻是坟墓,小三来松土。她与他虽然青梅竹马,彼此深爱,却也敌不过时间这玩艺。整天对着一张脸,就是个天仙,也觉得没味啊。

    红衣女子一声怒吼:“妈蛋,师弟要真是这种人,我分分钟拿刀砍死他。”

    “师姐,别砍人,砍他的小弟弟就行,让他去做和尚。”

    “那你呢,你的**不就没了。”

    “寻找第二Chun啊。师姐你想啊,咱们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还怕找不到好的,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黄衣女子眼波流转。不能因为一棵歪肚子树,就放弃整片森林啊。

    “这……”这话被师弟听到,师妹她可就惨了。

    “别这啊那的,师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书上说男人这辈子的行房次数,都是有定数的,他们俩人也都是三十的人了,我估计着,没剩下多少次了。与其以后守活寡,倒不如趁现在做个了断。”

    “师妹……这……太狠心了吧。”红衣女子一脸惊悚,师弟他能不能经得住啊。

    黄衣女子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女人不为自己,地灭天诛。要做就做得绝点。我听说魏城的男人,从小吃肉,那方面相当勇猛。要不,咱们去魏国找一个。”

    “莫非,你要去找柳那啥?”

    这柳柏梅看师妹的眼神,有些勾勾搭搭,一看就不怀好意。

    “切……老男人一个了,要找也找个年轻的。再者说,朋友夫,不可戏。他到底是宋夕那娘们的男人,我不好下手啊。”

    宋夕那娘们一身功夫比她强,她已经在她手上抢了师弟,再抢柳柏梅,还不杀了她。不行,这娘们一发起狠来,会杀了她的,必须悠着点。

    “那……咱们孩子怎么办?”红衣女子到底有些顾忌。

    “托运去宫里,让太子带,他是老大,该承担起一家之长的义务了,照看弟弟妹妹是他应以的职责。”

    “这样不大好吧,太子掌一国朝政,已经很辛苦了,再带那几个毛娃……”师妹,你要不要这么狠啊,那是你亲儿子啊。

    “辛苦个屁,有我生他辛苦。想当初老子我打天下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辛苦。他现在是站在老子的肩膀上做皇帝,日子不知道过得有多爽。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皇帝也不例外。”

    亲儿子没错,早晚一天是别的女人的男人,趁着现在还能使唤的动,何不多压榨一番。

    更何况,生弟弟妹妹也是他要求的,想逃脱带娃的责任,门都没有。

    “那万一他们俩人不放人,咱们可如何是好?”红衣女子有些担心。

    黄衣女子一咬牙,一跺脚,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模样。

    “下药,蒙汗药,剂量大一点,三天三夜让他们醒不过来。等发现时,天高路远,想追也追不着了。师姐,无毒不女人,量小非君子,干是不干?”

    被称为师姐的女子,犹豫了好一会儿,银牙暗咬两下,“干!”

    “事不迟来,咱们各自准备。哎啊……”

    “怎么了?”

    “师姐,你扶我一下,我腰有点酸,起不来了。”

    “你这腰,怎的老是发酸?”

    “这……”黄衣女子语塞。

    “……

    两人鬼鬼祟祟的猫着腰,从屋顶走过,然后红衣女子一提气,女人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两人消失在夜色中。

    从头到尾听壁角的两个男子,从屋顶爬起来,两人对望一眼,眼中竟是无可奈何。

    “姐夫,你和师姐怎么了?”

    赵靖琪一屁股坐下来,面露苦色道:“小北,天大的冤枉啊。”

    那天夜里,女人裹了片布就跑到他的书房,简直……简直……

    他只觉得鼻子里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赶紧低下了头掩饰。

    都老夫老妻了,还像个愣头小伙子似的被勾出心火来,传到外面,脸都丢光了。

    “我等鼻血不流了,巴巴的跑去哄她,结果她带着儿子先睡了。你都不知道那一夜,我怎么熬过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北笑得意味深长,这种滋味他何尝没体会过。这是那个鬼丫头惯用的招数。

    但凡他惹她不痛快了,她就会裹着薄薄的一块布,故意在他面前扭腰溜达一圈,然后直接抱着女儿睡觉。

    “对了,小北,你跟小西是怎么回事啊?”

    林北俊朗的脸,闪过浓浓的心疼。

    “姐夫,她前几天闪了腰,还没好透,万一我没轻没重的,又弄伤了她……岂不是……”

    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那一夜为了使自己没反应,硬使了内功。

    “她怎么老会闪了腰?”赵靖琪不明白。

    林北脸色变了几变,道:“因为我老缠着她。”

    “那她还……”

    “她觉得我长得太妖孽,所以防的紧……”

    赵靖琪同情的看了林北一眼,连连摇头道:“可现在的问题是,你家的那位,要勾着我家的那位,两人找第二Chun去。”

    林北想着自家女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