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最初温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以为我不问就是不想知道吗?他的语气让她有些害怕。陆亦辰紧紧的盯着顾白观察她表情的变化。这一刻她感觉她的眼睛跌落在陆亦辰沉重的眼眸里,像是在质问,质问她所有他不知道的事。他紧皱着眉让她有些难过,顾白不喜欢他皱眉,手指动了动要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可最终还是忍住了。“顾琛是我哥哥。”大概是觉得不够有说服力又重复一句,“亲哥哥。”

    然而顾琛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舒缓紧皱的眉,“还有呢?你知道,我想知道的不只这些。”

    顾白咬紧嘴唇,她知道,他想知道的不只这件事。她用祈求的眼神看他,仿佛在说,亦辰求你别再问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如果放在以前我会毫无保留的全告诉你。哪怕在提前一年,可现在我累了。如果你也像我一样生活在一个未知里,一个不知道何时能解开的谜团,那样你才会理解我吧。顾白的内心挣扎着像一个溺水的儿童,她不敢在盯着他的眼睛,仿佛在看就要被看穿一样。看顾白低下头,陆亦辰有些气愤,难道现在你也不肯告诉我吗?连我也不可以吗?

    还是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越想越生气,抓起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门重重的被关上,顾白的眼泪也随着掉了下来,她低声重复着那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如果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多好,不管怎样你都不会真的生气,不会丢下我摔门而去。是啊,我已经不是那个你爱的顾依冉了,你也没必要在宠着我了,我也没资格在被你爱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陆亦辰越想越气愤,加快了车速,超过一辆又一辆车,这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穿裙子去工地哪个女人会那么做,明明是在勾引他,他也给她机会主动送她回家,他等着她会坦白结果却一句话都不说。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这样。

    笑笑已经睡觉了,顾白还一动不动的靠在沙发上,陆亦辰走了把她的灵魂也带走了,只剩一副肉体摊那,她已经做好了在沙发上睡一宿的打算。她想这次他再也不会理她了吧。她闭上眼睛睡意渐渐袭来,她梦见了陆亦辰,梦见他少年时的模样,穿着校服向她走过来,他对着她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她梦到他们坐在教室里,她传给他一张纸条‘你是年少的欢喜,倒过来读。’她坐在他斜后方刚好能看到他低头微笑的侧脸,她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一直在看她写的纸条,他就像阳光,温暖她的心照亮她的世界......

    还在做梦的顾白被不断地敲门声打断了美好的梦,她扶着沙发走到门口去开门,打开门第一眼看到那双皮鞋时她愣住了,还是梦吧,怎么会呢?她一点一点向上看,藏蓝色的西装被熨的没有一丝褶皱,还有那张脸,是刚出现在她梦里的脸,那个她喜欢的少年。

    是他,他又回来了,尽管他如此愤怒还是在另一个路口转弯处掉头向他刚看见的药店开去。

    他输了,尽管要被气死却还在担心她的脚伤。

    陆亦辰再一次看到顾白时她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还有一脸的惊讶。他努力的平复刚因为跑过来而急促的呼吸,“我给你买了红花油还有冰块,别傻站了我扶你回去休息。”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凌乱的头发他有些心疼,他将遮住她脸的一绺头发别再耳后,手指抚过她滚烫的脸,“你发烧了?”然后又伸手去摸她的额头。顾白连忙推开的他的手,“没有,是,是屋子里太热了。”顾白心想如果你刚刚做梦梦到一个人现在又被那个人摸了脸,脸不会烫才怪呢。

    “傻愣着什么,我扶你上床吧。”

    上床?这么快就上床了?会不会进展太快了,更何况笑笑还在家,顾白的脸更红了,“不太合适吧。”

    “什么不太合适?你脚走路不方便,我扶你到床上休息有什么不合适的。”

    听到陆亦辰的解释顾白的脸更红了,顾白你整天脑子里在想什么?他说扶你上床休息你却在这想上床睡觉,太污了。顾白啊顾白一遇见陆亦辰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诶,纵使你虐我千百遍我还是待你如初恋啊。顾白心里感叹。

    “好。”

    在陆亦辰的搀扶下顾白努力站起来,还没站稳就被陆亦辰打横抱了起来,顾白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陆亦辰的脖子被她紧紧圈住,“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弄摔你,我怕你脚受到太大压力会再受伤。”

    顾白没有说话点头默认了。陆亦辰将她放到床上又贴心的给她盖上被子。他自己坐在床尾将她受伤的脚放在他的腿上,用冰块给她敷了一阵后拧开红花油涂在掌心给她按摩。他温柔认真的样子和他眼里的怜惜与心疼她都看在眼里。

    陆亦辰走后好久她都一直在发呆,不会是在做梦吧。上一秒摔门而去的人和之后出现在她面前温柔给她擦药按摩的陆亦辰是同一个人吗?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还说明早来接她上班,顾白抱起被子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又摸了摸自己还在发烫的脸,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啊,她偷笑起来。

    第二天陆亦辰很早的就到了顾白家,给他开门的是笑笑,昨天已经见过这位帅叔叔,笑笑很有礼貌的和他说早上好,陆亦辰摸摸笑笑的头发,“你起的好早哦,你妈妈还在睡觉吧?”大概是因为有血缘的关系,每次陆亦辰看到笑笑心情都大好。

    笑笑很懂事的说,“妈妈一个人赚钱养家很辛苦应该多休息。”陆亦辰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还早就想着等一会再去叫顾白起床,“没吃早饭吧,叔叔给你带了早餐,快过来吃。”他径直走向厨房,打开橱柜里面竟然只有一个盘子,又打开另一个柜门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很疑惑碗不放在碗柜里还能放在哪里?便脱口而问,“笑笑碗放在哪里了?”

    笑笑走过来看碗柜里没有碗,“碗应该在这里。”陆亦辰看向笑笑指的洗碗池,两个没洗的碗和上面还有饭粒的两双筷子摆在里面,陆亦辰诧异,又环顾了下四周,昨天来去匆忙没有来得及观察这个房子,这么贵的房子里面竟然如此简陋,过的还真是简单,两个碗两双筷子一个盘子就能生活。陆亦辰心想这个女人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吗?如果不是知道以前顾依冉是如何精致的生活,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惊讶顾白的粗糙随意。

    他更加好奇这六年顾白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像沦落到现在这般。

    他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对笑笑说,“先过来吃早餐吧。”安排好了笑笑他脱掉外套去洗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的碗。

    晚上陆亦辰走后没多久顾白又睡着了,梦里那个温暖的少年又出现了,下课她去找陆亦辰问他看懂纸条上的话了吗?他这么笨肯定没看懂,她要亲口对他说。陆亦辰被她调戏的耳朵有些红岔开话题说她字写得丑,顾白厚脸皮的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字写什么样只要你能看清就行啦。

    梦里都是陆亦辰那张带着红晕的脸,早上顾白睁开眼睛还在回忆着,她痴痴的笑,她也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梦见他了,那时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陆亦辰那张脸。

    恍惚间顾白听见客厅里传来陆亦辰说话的声音,低沉犹如大提琴的轰鸣一丝丝的传进顾白的耳朵里,她无奈的笑自己是有多想他?梦里梦到他也就算了现在在这大清早竟然也出现了幻听。

    顾白起身下床,昨晚冰敷加按摩擦药之后顾白的脚好了许多,可以轻轻着地了。幸好床离门没有多远几步就到了,走出来顾白被厨房的身影吸引,久久不能回神,她怔了怔,是又出现幻觉了吗?这是她幻想过很多次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发生的一幕,在她的脑海里不知道排练了多少次这种镜头,今天竟然以直播的形式发生。

    笑笑在餐桌上吃着包子陆亦辰在厨房低头刷碗,衣袖被随意的挽了起来,水打在他的手上水滴溅在他的胳膊上,这个时候顾白的视力像望远镜一样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这个男人真帅,顾白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顾白眼睁睁的看着陆亦辰转身冲她笑,过来问她,“脚好点了吗?”然后又自己回答,“可以自己走动了,恢复的挺快嘛。我来时顺路带了些早点,你快去吃吧。”

    顾白没有说话向餐桌走去,她怕一张嘴口水就会流下来。顾白心虚的为自己辩解一定是早餐的香味。

    “等会,先洗手。”陆亦辰将顾白扶向洗漱间,看顾白呆滞的眼神不禁问道,“你没事吧?”

    顾白一愣,“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先吃饭吧,我马上过去。”真的不能再看他了,再看口水真的会流下来了。

    早上顾白的食欲也是出奇的好吃了好几个包子。

    换衣服时在衣柜见陆亦辰的分类区拿出一套衣服,又精心的画了妆最后在鞋柜里拿出一双她最喜欢的白色高跟鞋,却被陆亦辰拦下了,拿出一双平底鞋要求顾白换上。她当然有些不愿意,最后还是没抵挡住陆亦辰脱口说出的那个乖字。

    以前陆亦辰哄她都对她说,“乖,你一点都不胖多吃点。”“乖,外面冷穿件外套。”现在却说,“乖,穿平底鞋。”

    送笑笑上了学顾白还在想这身衣服只有配高跟鞋才好看,穿平底鞋太不伦不类了。要不是笑笑上学迟到就换一身了。

    “笑笑很懂事,没想到你这么会教孩子。”看顾白一脸纠结的盯着鞋陆亦辰笑着和她聊天,他太了解她了,要是不分散她注意力恐怕她会因为一双鞋郁闷一整天。这么多年她确实变了好多,可是最本质的那些性格还潜在她的身体里。

    顾白笑了,每次有人夸赞笑笑她都是一脸的骄傲,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这个乖女儿是她教出来的,从她要生下笑笑那一刻起她就打算以后一定要把笑笑培养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所以从小就让她学习舞蹈,千万不能像她一样学什么都半途而废,笑笑也特别争气学习好舞蹈跳的也特别好。其实她本打算第一胎生个男孩然后在生一个女孩就像顾琛和她一样妹妹被哥哥保护着宠爱着。但这不是她所能决定的。

    见顾白不说话只是笑陆亦辰继续说,“长得和你很像,很乖巧。”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别被她乖巧的外表蒙骗,其实鬼灵的很,和我以前一样。性格像我,长相她更像她爸爸。”陆亦辰开车的手一顿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不想听到顾白在他面前提到别的男人。

    可顾白并没有想要停止这个话题,“尤其是眼睛特别像,鼻子,嘴也都很像。”

    听到这句话陆亦辰猛地停车,艰难的压抑着怒火平静的说,“下车。”突如其来的两个字让顾白有些错愕,愣愣的看着他。

    “我说下车。”陆亦辰重复着那句话,他努力克制不让自己爆发出来。

    顾白有些不理解他突如其来的做法,“你怎么了,聊的好好的,突然...”话说到一半她对上陆亦辰那双充满怒气的双眼她知趣的闭上嘴,尴尬的拉开车门下了车。刚关上车门身后的车就飞驰离去。像是逃离一般。

    留下在风中凌乱的顾白,她不明白陆亦辰为什么会突然发脾气。早上还对她说‘乖’,不让她穿高跟鞋,顾白回忆着早上到刚刚发生的每一幕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可就是想不出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带着疑惑顾白徒步走到公司,反正也不是很远也就走了三条街而已。

    早上跟着顾琛开了一个会之后顾白就无聊的回到办公室,看着桌前不知道整理过多少遍的文件发呆。她是那种从来都不会自己主动找活干的。所以啊,顾白暗自嘲笑也就顾琛愿意在公司里养她一个闲人,以她这个不求上进还不会拍领导马屁的性格在别的公司早就不知道被辞退多少次了。

    顾白眼巴巴的等着高寅回来给她找点事干,这几天在高寅的带领下她对公司的业务多少也算了解一点,也只有高寅是认真教她了。高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成熟男人,老实本分做事认真,工作这么多年几乎从来都没请过假。当然这些都是顾白从别人那里听说的,后来经过接触她也发现高寅办事能力强,工作上认真负责,为人很有亲和力。有好几次她都想脱口而出叫他高大哥,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潮女怎么可能会真的叫高大哥呢。

    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男生,顾白好奇的探出头来。这个男生并没有注意她,而是直接走向高寅的办公桌,将肩上的背包扔到桌子上,对待这个办公室他轻车熟路,只见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后将脚搭在桌子上。大概是桌上的文件碍事,他用脚挪了挪那堆被顾白收拾过的文件。这些动作连成一气,好像这就是他的办公室一样。

    顾白偷偷观察对面的男生,浑身上下最精致的就是头发,在看他随手抓头发的动作顾白推断出他每天早上起床肯定都要洗头,吹头,抓头。这个男生目测有一米七五左右,算上立起来的头发竟然有一八五。这算是弥补自己个子矮的缺点嘛,顾白在一旁偷笑。

    她以为那个男生并没有注意到她,在一旁使劲偷笑,不料那个男生超她看来,开口并没有太多礼貌,带有一丝不解的问,“你笑什么?”

    顾白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忍着笑意狡辩,”我没笑。“她怎么能被一个小孩说,再怎么说她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男生并没有想要放过她,突然坐起身换了个姿势说,”我明明看到你笑了,还不敢承认。“说着又随手抓了抓头发,”承认吧,你刚刚是在意淫我的美色,我是不会介意的。“

    对面那个未满十八岁的男生说的话让顾白有些脸红,这是多自恋的人能公然说出这样的话。顾白撇撇嘴表示不屑后不想再理会这个男生,她拿起手机随意翻了起来。对面这个和高寅多少有点相像的人顾白好像猜测到这就是那个让高寅头疼的儿子,她刚来时高寅提过一次,还让她帮着出主意怎么管教现在的孩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