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带着贺军回到居灵屋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变沉,眼看着一场大雨即将来袭。无水望了一眼窗外,几只孤鸟飞快地掠过头顶,转瞬就没了踪影。

    “最近雨水很多啊!”

    关上窗后,无水忍不住打起哆嗦,并不是因为降温导致,只因屋里这冷静到让人窒息的气氛,让她不禁心下一颤。

    已经回来有一会儿时间了,楚善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将贺军安置好后,就紧闭着房间大门,至此没有出来过。

    无水在门外徘徊了许久,到底是敲门呢还是不敲门,她也明白楚善肯定是在生气,气自己这牛脾气,冲动坏事。

    可转念一想,自己也并没有做的多过分啊!

    无水拍了拍手坐到沙发上,本来就是,这恶灵害人无数,现在把它给解决了,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呢。

    “气个屁啊!”

    无水朝房间大门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一溜烟地就挪到了大门前。

    “哎呀!好啦好啦,我错了,我不该那么着急,不该不听姑奶奶你指挥就擅自做主,不过,”无水把脸贴在了木门上,尝试听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动静,“这恶灵罪孽深重,因为它死了那么多人,罪有应得不是吗?楚善你干嘛还要生我气啊?!”

    不对!房间里没有动静!

    无水倒退了几步,伸出了手指,随着金色的法光幻化为丝从门缝里蹿了进去。此刻楚善正平躺在床上,脸色平静地闭着眼睛,好像在沉睡,但无水却能清晰地听到她不平稳的呼吸声,以及频率不一的心跳。她赶忙迎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不舒服吗?!”楚善很少会这样的,无水比谁都清楚。哪怕是受了重伤也不会这么消沉,或者说虚弱。这会她才注意到楚善平静脸色中泛出的苍白。

    “没事吧?在地府发生什么事了?!”看来不是在气无水,肯定是还有别的什么事。

    被摇头晃脑的无水彻底影响了思绪,楚善紧皱着眉头缓慢睁开了眼睛,但她并没有回应无水热切地注视,相反只盯着天花板,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

    无水也跟着楚善的眼神看了过去,并没有什么东西啊,天花板干净的连一点污渍都没有。

    “你老看着上面干嘛啊?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无水扶着楚善坐了起来,她依旧是满脸的愁容。

    “没有。”尽管脸色苍白,声音依旧是淡淡的。

    “还没有呢!什么时候见过你现在这样了?”楚善就是这样,心里再是有事也不愿意说出来,无水砸吧着嘴一脸的不相信。“地府那边怎么样了?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你怎么那么突然就把我撵回来了?杜梅呢,阎王怎么处理的?”心里的一百个问号立马浮上了心头。

    “不让你回来你还能有机会除了这恶灵?”楚善总算将目光移到自己身上了,下一秒就直接戳中了要害。楚善下床往衣柜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好好!尽管骂我吧,我都受着绝不还口!”用手捂着嘴的无水眼睛睁得圆溜溜的。而楚善没有回答她,兀自地打开了衣柜,在翻找着什么,因为柜子里面并没有放衣服,都是些陈年旧物,楚善找的很认真。

    无水跟了过来,埋着头看着衣柜里那些个多年未见到的旧物忍不住好奇。

    “你找什么啊?要我帮忙吗?”

    楚善摇了摇头,盯得很仔细,没多一会儿便从衣柜最里面一个狭小的缝隙里掏出了一个木盒子。盒子已经陈旧,但也遮挡不住上面镌刻的精细花纹,花纹的线条流畅而又曼妙,像个妙龄女子在上面舞动着身躯般婀娜多姿。

    楚善缓缓打开了木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只金簪子,秀美的花骨朵紧紧闭着,像是等待着开放已经数百年,一星点光随即闪过,无水吃惊地看着楚善。

    “金灵子?你拿它出来干什么?!!”

    楚善收藏的众多法器中,金灵子对无水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个东西可是曾经救了她一命的,楚善很少会将它拿出来。

    金灵子——相传曾为东周女妖之物,该女妖常用此来摄取男人的精元修炼,每一次摄取精元时花骨朵便会盛开,据说它里面至少收纳了上万个男人的精元,后该女妖被菩萨收服,此器物在菩萨的渡化下殆尽了杀戮之气,菩萨将此传给了常伴身边的龙女,用它来治服世间妖孽。但是后来是怎么落到了楚善手中,这一切无水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现在这个久负盛名的众妖惧之的法物第二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身为妖的自己,无水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靠了一点,避免被这金灵子自带的灵力可能的伤及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