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笑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天的上午,在后院里,叶浅玉再一次遇见散步过来纪六里,她立时起身站起来招呼说:“小六哥,可要在这里坐一会?”她得到纪六里的肯定答复后,在纪六里略带些茫茫然的眼神中,快步往院子门走去。

    纪六里瞧着叶浅玉进了院子门,便自在的坐下来,随手拿起叶浅玉的雕刀,顺着她的大样,低头仔细的快手雕琢起来。叶大丰被叶浅玉拉着来当陪客,心里颇有些不是味道,可是他却挡不住侄女热情拉扯。从今天开始,叶家人要防备纪家的小六,这话传出去,街坊们会认为两家人又生了是非。叶大丰握紧手里正在打磨的大样,瞧一眼眉眼不抬的纪六里,他缓缓坐下来,见到纪六里惊动后,微微抬眼冲着他点头笑着示意。

    叶大丰瞧着这样的纪六里,望一眼跟着坐下来的叶浅玉,随口说:“小六,你的雕功不错,叔叔特意过来跟你请教,还请你多指点一番。”纪六里瞧着叶大丰手里的大样,笑着点头说:“叶叔,你是长辈,象指教这样的话,我可不敢当。不过叶叔雕刻时,我在旁边观看,有什么事情,总会多口两句。”叶大丰和纪六里说着寒暄话,叶浅玉却皱眉头瞧着纪六里手里的活,她见到纪六里低头重新雕刻起来,眉眼立时舒展开去。

    叶浅玉很快的从桌子下面,新拿出一个做好大样的物件,挑拣一把顺手的雕刀出来,紧跟着低头开始雕刻起来。叶大丰来回望望两个年轻人,见到他们专注在自已手上的活计上面,他跟着低头细细打磨起手上的大样。后院里面,一时之间,只有细细碎碎的雕刻轻轻响起来。叶大丰把大样打磨出来后,他抬眼望见纪六里眼神温润的盯着叶浅玉,而叶浅玉眉眼低垂专注在自已手里雕刀的移动。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叶大丰心里很快闪过这样的一句话,突然他有些紧张起来,赶紧把眼神移向远处。纪家对纪六里一向爱重深厚,这事情没有处理好,两家几代交情只会付之流水。纪六里瞧着移开眼神的叶大丰,笑着说:“叶叔,我瞧着南弟在手艺上面有天分,你们做大人的人,是怎样想的?”学手艺的人,初入行,十个有九个是吃不饱穿不暖。而且手艺这条路,实在不好走,许多人在半路改道。

    叶大丰回头瞧着纪六里,笑起来说:“也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打算,现在由着他的心意行事,他将来要养活一家人时,可不能象这般过日子。”有南边那条路后,叶怀远的心思浮动起来,也不再是那个一心一意的想凭着手艺养家活口吃饭的想法。他的心思灵活许多,才有了大量接收旁人手艺寄卖的做法。叶怀远的心思活动了,叶家周边手艺爱好的人跟着一块受益起来,而且是叶浅玉也不用按着叶怀远的花样做物件,她可以按自已想法做东西。

    叶浅玉放下手里的活,她站起来动了动手脚,重新坐下来,有些好奇的打量纪六里问:“小六,你这一次选这样的时候回来,是专门来相亲的吗?”叶大丰暗叹自家侄女在这一方面神经比树干还要粗,纪六里瞅一眼叶浅玉眼里的神情,他没有多的心思去试探她,直接开口说:“我家兄弟都晚成亲,我还没有到着急的年纪,用不着象盼嫁的女子那般的着急。玉囡囡,我瞧着你倒是应该要着急了,女子可不比男子耽误得起。”

    叶浅玉的脸阴下来,纪六里瞧着她神情,心里竟然有了舒畅的感受。叶大丰赶紧把手里的活,重新的做起来,眼前这两人,他是一个都不象去搭理。叶浅玉觉得自已和纪六里是天生的对头,两人从来没有和平共处过。叶浅玉瞪眼瞧着纪六里,说:“我嫁不出去,又不会赖着要嫁给你,你用得着说这样的话吗?”叶大丰手里的大样木块和雕刀落下去,他拉着叶浅玉跳起来闪开去。

    纪六里紧跟着跳离桌子边,雕刀和大木头相继打滚下桌边。三人重新坐定下来,叶大丰到这时不得不开口说话,他深吸一口气,转向叶浅玉说:“囡囡,婚姻大事自有你爹娘为你做主,你是用不着去跟人着急。”他转头对纪六里说:“小六,囡囡年纪尚小,我们家有心想多留她几年。近年来,女子定亲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