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册封太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正如纳兰冰所言,口说多爱,都无从考证,只有在一起,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个份爱才会变得真正的有意义。

    文媚终于跟着司徒严尊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婚礼结束后,纳兰冰独坐在别院梨园的屋顶上,手拿着酒壶,笑看着纳西的方向。

    媚儿,今生你能有司徒严尊这样的人相伴,我很放心,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她美美的一笑,又转向苍北的方向。

    举了举手中的酒壶,随后饮了一大口。

    “慕白,洗干净乖乖等我去抢婚,无论你为了什么原因要娶那个女人,你都要准备好接受我的惩罚。

    慕白,怎么离奔向你的日子越近,我反而有种近乡情却怯的紧张呢?

    慕白,我好想你……”

    今日是难得一见的,万里无云的好天,也是六皇子被正式册封成为太子的日子。

    诸葛风在上朝之前,接到了密探的密报,五皇子恋纳兰冰,今夜太子册封宴上欲谋反。

    诸葛风拿着密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兰妃虽然长得更像兰依,但她性子太柔,完全沒有兰依骨子里的野性。反而是纳兰冰,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有**分相似。

    尤其,她那么聪明,又诡计多端,他发现,他越來越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她了。他决不允许有人破坏他对她的占有计划,就算那个人是他儿子也不行。

    “皇上,该用早膳了,一会儿就要行典了,今日是六皇子的大日子。”连赫看着脸色有些阴郁的诸葛风,小心翼翼的说着。

    诸葛风将手中的密信交给了连赫,“那日纳兰冰离开了皇宫,就去了老五的府上。之后老五的动作不断,频频与齐远公府联系,为了天南,朕,是乎应该再次做出抉择了。”

    连赫紧皱着眉头,心中并不赞同皇上的话,却因为了解他的性格,不能直言相劝,只是轻轻道:“皇上的意思是?”

    “你带着两个好手,到五皇子府走一趟,下手要干净利落。”诸葛风用手比了比自己的脖子,脸上全无为人父应有的不舍与纠结,反而透着凛冽的杀意。

    连赫心中暗叹,早些前皇上为人虽然多疑,但还不至于过分残暴与决然。可自从他修道行丹之后,不但人更多疑,性格也发生了莫大的变化,心变得更冷,情变得更绝,面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也绝不留情。

    他哪里知道,诸葛风这么多年对诸葛兰依的痴恋已成病态,这种病态让他对纳兰冰欲罢不能,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

    当他看到“五皇子恋纳兰冰”这几个字时,他内心便已杀意盎然,这一次,他对纳兰冰是志在必得,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

    “皇上,他可是五皇子,是您的儿子,奴才,奴才实在,实在不忍心――”连赫实在忍不住说道。

    “皇子犯病与庶病同罪,若不先下手为强,难道要等到他们兄弟相诛,动了天南根本的时候再來动手吗?

    到时候还有何意义?”诸葛风义正言辞的说着,他自然不会告诉连赫他杀子的真正理由。

    连赫见诸葛风脑部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