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二九章 风住树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曾毅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身子纹丝不动,古浪拿出来的是一个小小的u盘,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内容。

    “这是古浪集团的股东名单!”古浪看着那个u盘,脸上是凄苦的笑容,他直接拿出了最后的谈判筹码,如果这都不能让曾毅收手的话,古浪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等着倒霉了。

    古浪不是没有想过其它的办法:比如动用能量将曾毅拿下,可曾毅不是想拿下就能拿下的人物,一来曾毅没有任何把柄留给人,二来曾毅背后的能量不比古浪差半分;古浪还想过以投资换政绩的方式,白送曾毅一大笔政绩,以换取曾毅网开一面,可惜曾毅是中化市局的局长,对于投资政绩并不是很需要;古浪甚至还想过诱之以利,可曾毅似乎也不看重金钱,从南江到东江,曾毅有很多次发财的机会,这些机会都是别人梦寐以求而求不得的,可曾毅却将这些机会慷慨赠与他人。

    但凡还有别的办法可想,古浪都不会用出这种办法了,将古浪集团的股东名单交给曾毅,那就是把自己的命根子送到了曾毅手里,曾毅只要嘴那么一歪,稍微把这事往外一透露,不等劳伦收拾,那些见不得光的股东门就得把古浪给生撕活吞了。

    曾毅看着桌上的那个u盘,这里面的股东名单,肯定不会是古浪集团公布出来掩人耳目的那份名单,而是古浪集团真正的股东名单。只是不知道这份名单里都会有些什么人物。

    “曾少,我给你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烦,你就是要置我于死地。我也认了!”古浪看着曾毅,道:“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惩罚我而把曾少你也搭进去,那就太不值了!”

    古浪这话不是在威胁曾毅,他要是能威胁得了曾毅,也就不会拿出股东名单了,古浪说的是实情。如果劳伦把实情往大地搞,那么古浪集团肯定要被查个底朝天,真正股东名单的曝光也是在所难免的。古浪到时候肯定倒霉,但另外一个倒霉的就是曾毅自己了。

    事情发生在海外,那些见不得光的人物,届时一定会极力封锁消息。而且会联合起来集体对付曾毅这个始作俑者。现在中化市的情况曾毅还能控制住,但如果那些人联起手来施加压力,中化市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这些人并不是第一天存在了,上面的领导也不是不知道这个情况,更不是不想处理这些人,之所以没有行动,也是顾忌到影响以及这些人的能量。

    上位者都有所顾忌,更不要提曾毅这个小小的市局局长了。真要是闹大了,那就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古浪看曾毅依旧不为所动。便继续道:“东西我已经交到曾少的手里了,你给我一条生路,留着古浪集团,这对曾少今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总比现在你我斗得两败俱伤要好一些吧?你我之间的胜负结果,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曾毅坐在那里没动,甚至脸上表情都没有变化,但他知道古浪没有讲任何虚的。在不影响安定的大前提下,诸如古浪集团见不得光的那些股东,迟早会被揪出来接受党纪国法的处置,这是可以预见到的事情,但这不是曾毅能左右的,也不是曾毅这个市局局长能办到的。

    即便现在弄垮了古浪集团,结果也不过是让那些人损失一笔钱,然后再去寻找另外一个古浪集团罢了。

    留着古浪集团,反而有两个好处:第一,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古浪集团手里掌握的资料,就是那些人的索命绳;第二,古浪集团虽然是在国外注册的,但主业是在国内的,那些人费尽心机把钱转出去,结果又被古浪集团以投资的名义给拿了回来,肉最后还是烂在了锅里。

    古浪集团在国内大大小小的企业加起来,实际控制的资产总规模绝对是超过千亿了,这也创造了不少的就业机会。如果把古浪集团直接搞死,两败俱伤不说,可能还要导致这些企业的人集体失业。

    远的不讲,就仅仅是简达精密制造公司,就有将近一千的工人呢!

    曾毅对小戴维讲,要让古浪倾家荡产、牢底坐穿,不过是要劳伦往最大了搞,把声势搞出来,目的是要将古浪彻底打怕,如果只是小打小闹,连句壮胆的口号都没有,更没有绝不罢休的架势,又怎么能在开庭之前,就让古浪颠颠上门把命根子拱手奉送呢!

    古浪又看着桌上的那个的u盘,道:“把这个东西交到曾少手里,我已经是输得一干二净了,即便劳伦打赢了官司,我想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了,或许还不如这个呢。”

    曾毅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去看那个u盘,只是极为平静地看着古浪,等着古浪继续往下讲。

    古浪就有些摸不清楚曾毅到底是什么态度了,自己该拿的东西已经拿了出来,该讲的话也已经都讲了,可曾毅还是这么看着自己,分明是对自己的这个和解方案不满意。

    自己把最后的筹码都拿出来,还有什么可拿出来,还有什么讲的呢?曾毅不会真打算要搞垮古浪集团吧?

    古浪捏了捏手心的汗,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筹码可拿来跟曾毅交换,眼光瞥到曾毅办公桌前的盆栽,看到那棵造型雅致的景观树,古浪突然想起来了,在游戏结束之前,自己还欠曾毅一个说法呢。

    “既然豁出去了,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古浪看着曾毅,道:“丰庆县的那棵古槐,是我让人铲倒的!”

    曾毅的目光就凌厉了起来,比起简达的事情。曾毅就在意丰庆县的那棵古槐,因为简达的事情可以挽回,但古槐被铲。对丰庆县老百姓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挽回的。

    古浪咬了咬牙,接着道:“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干的,丰庆县的那个常务副县长也有参与,铲树的主意是他想的,而躲在幕后操控整个过程的,是庞乃杰,我只负责找人把树铲掉。”

    曾毅眉头一沉。随即脸上的肌肉棱角尽显,很显然,曾毅已经动了真火。目光里是浓浓的杀机。

    既然说破了,古浪就不介意说得更详细一些,他道:“这场游戏,看起来是我和曾少之间的私人恩怨。但说到根上。我跟曾少之间的恩怨,起初也不过是因为面子和意气之争,还不至于要搞到现在这种局面。”

    曾毅没有搭话茬,他现在心里十分生气,虽然早料到背后搞鬼的是庞乃杰,但在古浪嘴里得到证实,这感受是不一样的,之前怀疑归怀疑。那只是猜测,你不能凭着猜测就去憎恨一个人。

    “但庞乃杰不一样。他是庞家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物了,很多人围在他的身边,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我也不例外!”古浪苦笑一声,他跟庞乃杰走得近,与其说是意气相投,不如说是互相在做一笔长期投资,庞乃杰有需要古浪的地方,而古浪也有需要庞乃杰的地方。

    “庞乃杰的眼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成为庞家新的核心,他有极大的抱负,凡是阻扰他的,那就是他的敌人,眼看到手的特种钢材项目,却被丰庆县给截走,庞乃杰嘴上不讲,心里却是恨死了你!”古浪看着曾毅,道:“庞乃杰暗地里没少撺掇和你有矛盾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是邱大军。本来以为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我们都没料到你是如此难以对付,连续跌了几次面子,刚开始的意气之争,也就变成了不死不休。”

    古浪的脸上再次露出凄苦笑容,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因为你不把曾毅弄倒,查出真相的曾毅就会反过来对付你,他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最后跟曾毅成了死敌的。

    如果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古浪当初就绝不会选择对曾毅下手,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站在那里感慨了半天,古浪突然想起另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