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大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醒来后,皇宫已被皑皑白雪覆盖。透过窗,望着殿外这片粉雕玉砌的纯白世界,恍恍惚惚不知自己身处何地,身在何时。在一旁的侍女告诉我,我睡了十五日,没有丝毫鼻息,犹如死尸。故而当我睁开眼从床上坐起之时,吓得不少人一时间不知所措,纷纷愣在了原地。

    “快!快!她醒了,快去通传皇上!”

    不知谁起了一声,众人立马反应过来,几群侍女蜂拥向我围过来,殷情程度令人缓不过气来。我头昏脑涨地从人堆中钻出来,扶额虚弱地问:“眼下是什么年历?皇上?这皇宫中哪里还有皇上?”

    “如今是天曜元年,若要按大周旧历,那便是嘉瑞二十年腊月十三。新帝继位不过两日,你陷入昏迷,自是不知道。”一旁突然响起一名妇人从容镇定的语声,不疾不徐,抬头望去,净慧师父一身素雅道袍飘然欲仙,从内透出淡然高华。

    天曜元年,新帝继位。我反复咀嚼着这八个字,只觉内心悲凉一阵寒过一阵。注意到净慧一动不动注视着我的目光,我勉强露出一个笑:“师父可是有话交待?”

    “为师不愿留在长安,准备即日启程回到凤鸣山。如今前来是想与你道别,一日为徒,终身为徒。你若也觉得舍不得我这个师父,便与我一同回朝露寺。”

    她的话让我蓦然心动。或许离开能让我逃避现实中的所有。我仿佛看到一根救命稻草,刚刚想伸手去捉,耳畔突然回响起祁夜曾经说过的话语:“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就算我们逃,也逃不过宿命”。

    “师父不必再劝我,高息月生在长安,即便是死,也要葬在这个地方。”

    白雪已经堆积厚厚三尺,一脚踩上去发出吱呀声响。灵犀宫中一片萧瑟,古藤老树枝桠上落着一只小小的麻雀,在呵气成冰的半空中瑟瑟发抖。

    “这场大雪下得及时,帮着他掩盖了那夜屠戮皇宫时多少罪恶。你可知宫倾之夜那血流成河的场景?当年参与白露宫变的宗室悉数被屠杀,若没有这场雪,怕是你一觉醒来会被吓得后悔醒来。”净慧站在我的身后,俯身捧起一团白雪。

    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莫名闪过一名红衣女子纵身跳入火海的画面,亦真亦幻,脑海中却丝毫没有找出有关于它的记忆。

    “你沉睡的短短十五日,长安天翻地覆。大周上下皆以为你薨逝,欲以东宫礼制厚葬了你。未想失踪多日的宇文祁夜却在此刻出现,得知你的死讯率领神策连夜返回皇宫,并将你的死迁怒于朝廷众人头上,一举抓获被报存有嫌疑的以恭毅郡王为首的宗室数人。百官继而拥立宇文祁夜登基,却不想在处决宗室之夜,紫宸殿一场大火让他命归西天。如今登上帝位的,是天家从燕国拥立而来的亲王,沉瞻。”

    她的话语在我眼前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大火,宫倾,金簪,囚徒……我分不清哪些是真实的画面,哪些又是梦境之中的虚幻,紧紧捂住胸口,只觉得头疼欲裂。

    净慧见我如此,递给我一个香囊,缓缓道:“没错,紫宸殿宫倾之夜亦是你与宇文祁夜的大婚之夜,他用药石让你暗中复活过一次。但这令你假死的药效未过,使得那夜你出现了幻觉,险些错手杀死了他。若你想回忆起那夜的场景,将它放在床头做上一梦,梦里你会找到想要的答案……”

    亥时三刻,悬挂朱红罗帐的大殿里燃着龙凤双喜红烛,夜色密不透风。

    一位女子身披百凤朝凰喜服,一顶大红盖头遮去了面容,端坐在龙榻上。

    “皇上……”身后宦官轻唤,正是四九。宇文祁夜一手制止了四九继续说下去。

    宇文祁夜走到她身边,伫立良久,身着喜服的女子在深幽的大殿中变成肃杀的红,冷到刺骨。

    他不耐地揭下她的盖头,她睁眼看他的瞬间,我看清了她的容貌,冰冷锋利的眼神陌生而熟悉,分明便是自己。

    “皇上预备今夜就这么站着?”梦中的我笑,没有温度的话语响起,上下打量起他一袭玄衣常服,放肆而张狂。

    宇文祁夜双目微眯,定定地望着我。似乎这个他用尽半生去猜测的女人,即使此刻成了阶下囚,他依旧看不懂我。

    他捏起我的下巴,一字一句,冰冷无情:“你可知惹怒朕,便是死。”

    我迎上祁夜的目光,擒着丝笑:“若当真如此,我早已死过千万次。”

    这些年,我和他兜兜转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