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8真相(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徐景达夺过护卫手中的刀,架在霁雨脖子上,狠戾地问道:“为何要害我父亲?”

    霁雨花容失色,目光落到陈娴雅身上,里面竟有一丝不忍,让陈娴雅心里格登了一下,不由眉头微皱。

    袁芳惜也上前与徐景达并排而立,“公公素来公正,你说了实话,或许可免于一死!”

    霁雨突然崩溃,哭道:“娘,女儿功亏一篑,连个毒药都藏不好,女儿先走一步了!”霁雨双手用力往胸口一按,然后慢慢倒地,同时鲜血奔涌,徐景达一脚将霁雨踢开,却见她的胸口上居然有一把只剩下刀柄的匕首。

    汪公公围着霁雨的尸体走了一圈,脸色阴沉难看,先是庞坤出来硬说是自己杀了徐成德,这会儿又冒出个收藏了毒药的霁雨,让徐成德之死的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袁芳惜突然回头看向陈娴雅,“这霁雨死得倒干脆,小嫂嫂,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徐景达眼睛赤红,“她不需要解释,她不可能害我父亲!”

    “这可难说,霁雨是大嫂嫂的陪嫁丫鬟,至今她的卖身契都在大嫂嫂手中,大嫂嫂想让她做什么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袁芳惜懒洋洋地说道。

    “我没有害父亲的理由,”陈娴雅道,“做任何事都会有自己的目的,毕竟毒杀一品大将军不是件容易的事。若杀人凶手一定出自府中,那人肯定不会是我,父亲对大房的偏宠世皆知,除非我有失心疯才会做这种极端损人不利己之事。倒是失母的大妹妹与失了府中最大依靠的二弟媳有可能怨恨父亲,希望父亲死去!”

    徐惠珊大怒,“你住口。那是我的亲父,同样也是我唯一的依靠,他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徐景达皱眉。“照你们这种说法,府中所有的人都有嫌疑。庞总管,你说是你从道士处换得这种毒药,如今霁雨屋里也搜出这种毒药,你怎么解释?”

    “是我给她的!我还骗她说我将她的娘关了起来,让她必须听命于我!”庞坤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陈娴雅心下郁闷,霁雨跟了她这么久,却从没听说起她还有一个娘。

    “那么你又是听命于谁呢?”袁芳惜突然插嘴。“你休再扯什么与我姑母的情谊,我姑母的性子急躁又高傲,就算要偷情也不可能找庞总管这样的!”

    徐惠珊也赶紧附和,袁芳惜来到桌上的那堆灰烬前,掂起一片纸角,对汪全说道:“不知道公公还记不记得上回来我家调查大嫂嫂被人下毒一事?当时大少爷对那封至关重要的信做了很多的功夫,不知为何今日大少爷却对桌子上这堆东西视而不见?难道大少爷知道这封信的来历?”

    于是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那堆灰烬上,陈娴雅不愿意放过庞坤脸上的神情变化,只见庞坤的目光幽幽,时不时地在众人脸上扫过。尤其是袁芳惜,居然一点都不为自己的生死担心。

    徐景达仔细看了那些碎纸片,却发现是府里常用的信纸。谁都能轻易拿到,众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唯独袁芳惜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

    “庞总管,你烧的是什么东西?”陈娴雅问出了大家都打算问的话。

    “大小姐放在篮子里的一封信,当时是扫茗找出来的,你们可以问扫茗!”庞坤道。

    徐惠珊总算听出了不对劲,“胡说,篮子里怎么会有书信?我没有写信!”

    “奴才不敢撒谎,篮子里确有一封信。奴才当时便将那信交给了庞总管,庞总管看了信后脸色大变。刚跑到门边,便听到姨娘们的哭喊声。庞总管又回到屋里,拿出火石将那信烧掉之后才去的大人书房!”扫茗大喊道。

    徐惠珊瞪大眼睛,惊惶无助地去看庞坤,喊道:“我真的没有给他书信,我有什么就直接和他说了,根本不用写信那么麻烦!”

    庞坤突然凄然地看一眼徐惠珊,说道:“大小姐,事到如今你就别隐瞒了,你之所以对大人处处用心,不过是想向大人讨要京郊那处庄子,大人已经挑明了那处庄子是要留给长房的,怎么可能给你一个外嫁女儿?因此小人看了那封信便直接烧了!”

    徐惠珊再一次被气得满面通红,这件事满将军府的人都知道,她何必还要写在信上给自己的父亲?这庞坤纯粹是胡言乱语到极点。

    汪全掂起一块还有字迹的纸角看了看,笑了,“庞总管的谎言编得一点都不圆满,看样子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给我上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