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灰绿色的帐篷犹如蘑菇般在驻地的周围冒出,两三天之内却立马又消失。

    二星线军的回归令基地士气大振,但麻烦也不少,驻地是无法容纳这么多的军人入驻。

    人们看着那一片片的残留的痕迹才醒悟过来,这些年间,军部从他们的基地抽调了这么多人手,那么物资和能源又有多少呢。

    那些对军部还抱有幻想,对驻军有成见的人此时也明白了,军部果然是在很早以前就放弃了基地。派出的人每年看似不多,但一点点积累起来,光二星线军就是完全的军团编制,在外面的星系中,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军团。

    养活这么多的军团,他们基地付出了多少?可如今呢,只有一个军团回归,参与保护行动。军部是打算让他们自生自灭,根本不愿意浪费一滴能源。

    人们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怒气只能由谩骂发泄,除此之外便是参与基地的修建和防卫。

    自从沈总指挥回来之后,沈澈交了权,凌焕在驻地中就不那么自由了。

    至少指挥部的会议室他是绝对不能去的,虽然沈总指挥没有开口撤了他供需长官的职位,可他也明白,沈总指挥那是什么人,就连军部最大的长官过来,沈总指挥都不一定会给人面子。

    他知道在沈总指挥心里,他永远比不上普兰斯栾更适合做沈澈的伴侣,不过很可惜,这个职位他不准备让贤。

    凌焕每天都会驾驶着裂隙去街上转悠,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能为基地做的也只有这些。

    “父亲,凌焕驾驶裂隙号带领着神秘的雇佣军团,用沉重的机械手臂垒砌新的防御工事,加固房屋。他这招收买人心做的不错。”

    沈总指挥站在办公室内,身后是他的儿子和副官们。听着某没出息儿子的话语,他只能生闷气。

    对于凌焕残暴的血统,沈总指挥有些忌惮,在他眼里那条骄傲而凶残的人鱼,是噩梦却也是令他尊敬的人鱼。可看凌焕表象上是条傻乎乎的人鱼,内在是不是也流淌着那股血。

    普兰斯昊在他的记忆中无害时也是这般的温和,斯文有礼,可一旦触及了对方的底线,那条人鱼将会掀起xfxy。

    “他是你弟弟的伴侣。”

    沈总指挥叹了口气,他这几个儿子,也只能在背后议论议论小澈,当着面谁敢多说几句,一个个都不成器。可最骄傲的孩子,却是最叛逆的一个,这事真是没法说。

    副官在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家庭内部纷争他们这些外人还是不要插嘴的好,可如今已经是大家抱团死的状况了,能不能多花点心思研究战术,而不是站在这里说风凉话。

    比起这几位,他们这些副官下属们更欣赏哪位澈少将。

    沈澈推开门进来时,便见一群人围在哪里,几位穿着制服的哥哥们,一个个正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沈总指挥,您在调动部队是吗?”

    沈澈皱起了眉,他怎么也是驻军的统帅,沈总指挥就算地位比他高,但随意调动大军怎么不和他说一声。

    他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手下被这老头弄到哪里去当炮灰了。

    沈总指挥让几个儿子出去了,留下沈澈和副官们,其中意味显而易见。

    “沈少将,基地需要更多地支援,你懂吗?”

    沈澈哼了声,“报告总指挥,以二星线军宁愿回避军部的围堵,也不愿发生正面冲突就看得出来,二星线军仍旧希望留在军部编制内。”

    沈总指挥点了点头,“如今二星线军回归基地已经引起了其他基地的不满,军力的不平衡令他们不安,我不想腹背受敌。”

    沈澈握紧了拳,下颚抽搐着,紧贴肚子的那个小玩意似乎不安了起来,动了两下。

    沈澈连忙伸手托着肚子:“您和军部协商好了吗?对方是愿意坐收渔翁之利还是愿意给您支援。”

    “军部还在考虑中,我已经指出厉害关系,如果他们不听,在我们发动总攻十分钟内没有支援的话,基地宣布独立。你……作为我二星线军前少将师长,就任基地的总指挥。”

    沈澈没有言语,他就任基地总指挥,公然哗变之后是自立为王了么。他有些累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自己这么算计来算计去的,到底得到了什么?

    权力这东西太虚无,朝为王暮为囚,这种位置坐得稳吗?还不如和丑人鱼带着两孩子过点悠闲日子。

    沈总指挥看着自己骄傲的儿子,一口老血噎在喉头,咽不下去还不能喷出来,顿时瞪红了眼睛,骂道:“你有点身为少将的自觉性吗?你的军容军貌呢!”

    这模样还到处跑,真是老脸都丢干净了。

    沈澈淡定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左手捧着肚子上的蛋,一派风轻云淡:“您儿子多,我只有这么两个。”

    沈总指挥越发不自在了,老脸也不知是不是被气的微微发红,他坐了下来,看了眼副官们,“把攻击方案给沈少将看看。”

    副官们疑惑着,其中一位顿时喊了出来:“总指挥,我们绝对拥护您或者沈澈少将宣布独立,可是,这个作战计划绝对不可行,太冒险了。”

    沈澈微微一怔,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下属公然反抗沈总指挥。

    “计划不能改,你们也下去布置。”

    “可是……”

    沈总指挥摆了摆手,“都出去吧。”

    沈澈茫然地跟着副官们出了办公室,一名副官压低了声音说,“沈少将,借一步说话。”

    ……

    凌焕觉着今天的沈澈很奇怪,怒气冲冲的跑去找沈总指挥,回来一言不发的拉他出去散步。

    看着沈澈越拉越长的脸,他心里咯噔一下,一抽一抽的。不用入侵这人的脑域他也能察觉到对方的异状。

    是黑虫的包围还是沈澈老爹?能让沈澈这么忧郁的也只剩下这么两项,没有其他的东西可选。

    他不会开口去问,反正等会他可以跑去找霍耳,从那家伙脑子里看看沈澈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人鱼的能力还真不错,沈澈要是敢在外面偷吃神马的……

    两人犹如饭后散步一般,沿着驻地走了小半圈这才返回驻地。

    沿路上不少军士们在准备着什么,一群群的聚集在一起,围绕着什么人在哪里吵闹着。

    就连一项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的霍耳也没出现,不知跑哪里去闹腾了。

    空气中弥漫着大战在即的紧张感,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骄傲之气。凌焕越发不安起来,他紧张地左右张望,想从那些人的脸上看出几分端倪。

    “这怎么回事,昨天还有很多帐篷在这里的,人呢?”

    沈澈停下了脚步,凌焕没防备差点撞到人。他摸着鼻子想喊疼呢,沈澈开了口。

    “凌焕我拜托你一件事。”

    凌焕揉着鼻子点点头:“你说。”

    沈澈的大手摸着自己的腹部,哪里有他的孩子,是他生命的延续,他说:“凌焕,明天我们将发动进攻,多的我不能说,我们将组织敢死队,我是队长。”

    凌焕抬起头,他全都明白了,沈澈能屈尊孵蛋都是有用意的,敢死队那就是赶着送死的。

    基地如今是沈总指挥坐镇,那老家伙有手段,自然比他这种废物有用。而且沈澈好容易把人接回来,怎么会让自己的兄弟父亲加入敢死队。

    沈澈这是跟他告别,为孩子尽最后一份父爱呢。

    凌焕急切地说:“我和你一起去。”

    沈澈摇了摇头,思索了一会才说:“凌焕,小葵和这小家伙需要人照顾,你留在家里。”

    “我不是女人,也不是雌性,我是个爷们!”凌焕不耐烦地摆着尾巴,拍起了灰尘。

    沈澈捂着鼻子,挥手驱赶着灰尘,“你别跟我闹!”

    凌焕面红耳赤,低吼着:“我闹什么了?你明明就是要送死,你凭什么不带我去?你每次都会丢下我!”

    沈澈摸着自己的肚子,紧贴的那个东西十分暖和,不知道是像凌焕的人鱼,还是个像小葵的人类宝宝,可惜他看不到了。

    他不可能坐在基地,借口凌焕生孩子不出去,也不可能让人指着鼻梁说他们老沈家的几个不孝子都躲在基地,让老家伙去送死。

    凌焕低下头,蓝色的大眼睛布满了阴郁,他被人看不起了,这人说别人是一套一套的,可轮到自己就搞个人主义。

    凌焕紧握着拳头,指甲深陷肉中,掐着血丝浮现,他也犹然不知。

    沈澈见状只是脱下手套,拉起凌焕的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掰开。他注定是个不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