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周平躺在床上,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在他的卧榻旁,各国守护、幕府管领及帝国治下各民族的代表、还有藩属国的使者们将这间数十米见方的寝殿塞得满满当当。而天子的代表及两府的大臣们则大多被拦在殿外,他们在台阶上跪成了一排,在他们的后面则是各部的尚书、侍郎们。

    寝殿内外都没人有话,现场被一种紧张而又可怕的气氛控制着,每个人的心里都怀着一个想法,但是谁也不敢把这个想法吐露出来。黑压压的人群就好像一片乌云,拥挤着,较量着,每一个人都在竭力靠近那张朴素的卧榻,或者是躺在床上的大将军。他们就好像一群饥饿的秃鹫,在周平身边盘旋,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他们知道,那一刻并不久远了。

    在梦中,周平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年轻了,身体里重新充满了那种年轻人特有的活力,他有些恍惚的看着四周,想要确定自己在哪里。这时,一阵音乐声传来,夹杂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他本能的向声音来处走去,朦胧之间,他看到一只快乐的队伍,很多人骑着马,有的弹奏着乐器、有的在与同伴谈笑着,大家都开心的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体型魁梧的僧人,颔下的胡须已经灰白了,骑着一匹红马,正与身旁那人着话。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形容相似,似乎是兄弟的人。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的壮汉,醉醺醺的没有话,腰间的胡禄里的羽箭摇摇晃晃,似乎要掉下去的样子,后面还跟了许多人,但是周平都不太记得了。

    人们从周平身边走过,为首的僧人突然瞅了周平一眼,笑了笑但是没有话。他冲周平眨了眨眼,把头一偏,示意周平跟上来。情不自禁的,周平慢慢跟了上去,但是人们走得太快了,于是周平从步转成大步,从大步转成快步,然后开始大跑起来,但是还是追不上,他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卧榻上的周平开始咳嗽起来,寝殿内的人们变得激动起来,每一个人都竭力向前挤去,于是卧榻旁的包围变得更加紧密了。

    35353535,

    周平跑了很大一段路,但是只见那群人越走越远,他根本追不上。为首的僧人见他追不上来,于是了句什么,队伍中有几个骑马的身影于是转身过来,似乎要来接他的样子。周平依稀认出那是刘胜、薛良臣!他们一边高喊着周平的名字奔过来,一边冲他伸出了手。

    寝宫里的人们,无语的看着周平慢慢的向虚空中伸出手去,最后,手臂直直的垂了下来。顿时,床后一片哭声。但是片刻之后,这逐步蔓延开的哭声就被男人们争吵吼叫推拉的声音盖过了。不同人种的勇士们互相拖拉叫嚣着,都声称自己对大将军的遗体有不容忽视的监护权。他们没有携带武器,但每伸出一根手指,马上就有无数个手指指着这个人。男人们咆哮着,威胁着,互相用最恶毒的语言问候别人的祖先父母,声音越来越大。

    最后,一个高亢的男声压倒了所有人,他:“看管领是什么意思罢!”,于是所有的争执都结束了,下一个瞬间,人们的眼神都聚焦到那个跪在卧榻旁的男人身上。薛良玉却已无话可,只是抱着周平的尸体,老迈的脸上满是泪痕。(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